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费德勒谈基金会,与南非的联系及面对批评

2020-02-07ONLYRF微博 编辑:ONLYRF微博

​​▪️你不少的童年时光是在南非度过的,这对你有何影响?

我小时候每年都花两个月时间在南非,一年又一年,那总是很让人兴奋。我会在农地上跳来跳去,我们全家都在那,当然还包括我的姐姐。我们总是一起在南非度过暑假,会去拜访家庭成员,去克鲁格国家公园旅行,这是为什么我对这个国家有强烈的联结。但是,我们也经历了一些艰难的岁月:我母亲的两个姐妹和母亲在五年内相继去世。当时,Lynette常常去那。

-

▪️南非是你所向往的地方么?

我喜欢去那里,整个非洲大陆都是,包括马拉维和赞比亚。能够去非洲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在过去的20,25年在这里花的时间并不够。但我没有办法去到所有地方。当我到达南非时,我有很高的期待,这是一种我无法准确描述的特殊感受。

-

▪️你小时候有经历(南非的)种族隔离吗?

后来听说的比较多。我已经注意到(南非)和瑞士不一样。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生活在瑞士还是很幸运的。

-

▪️你见过纳尔逊·曼德拉吗?(费德勒曾在之前的访谈中说过最想见的名人)

可惜没有。曾经有一次关于我是否还能见到他的讨论,但是当时他的健康状况已经不太好了。现在我知道我没有去(见他)是个错误。我当时或许是有过机会的,可惜我错过了。曼德拉是这个国家非常重要的人物。他的传奇性和对他人的启发长存。

-

▪️除了瑞士国籍外,你还拥有南非国籍,但没有护照。你认为自己有多“南非人”?

我有护照,但是已经过期了。这很难回答,我打从心里感觉和南非有很大的联系。在过去的30年中,我的父母每年两次去到南非或南部非洲的其他国家,所以我一直在听他们的故事。如果南非人希望我成为其中一员,我会说:绝对的,没问题! 南非在我心中。但我更偏向瑞士人,我知道我在哪里长大,我归属于哪个国家。尽管如此,当南非赢得橄榄球世界杯时,我还是像一个小孩那样快乐。因为我知道这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性格中有多少南非因子?这很难回答。这就像问我父亲或母亲哪个对我的影响更大,两者都有一些的。

-

▪️当你在南非遇到亲戚时,你还是当年那个“小罗杰”吗? 还是超级巨星?

总是跳来跳去、一直在玩耍的小男孩。当然,他们关注我的职业生涯,并为我取得如此出色的成绩感到非常高兴。他们对我的看法不会有所差异,他们看待我的父母亲还是和原来一样。不幸的是,现在我们没有像以前拥有那么多的家庭成员了。这就是为什么这次的旅行如此特别。我会见到很多我很久没有见过的人。我们在比赛后的第二天组织了一个大型聚会,大家聚在一起。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打了场比赛然后就离开了。我真的很期待再次见到他们,我知道这对我的父母很重要。

-

▪️你在南非的造成的轰动有多大?就像在南美11月的巡演那样吗?

我不太清楚。我知道非洲的大型电视体育频道SuperSports有很多人收看网球,而且我们的慈善表演赛门票在9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这也表明了网球在南非的受欢迎程度。但是造成多大的轰动?我不知道。我从没在南非打过比赛。人们在酒店门口等待算是吗?我不会期望这些,但是当它发生时,我总是感到惊讶。

-

▪️当你去拜访你在非洲南部的学校项目时,那些孩子们认识你吗?

不,我并不觉得他们认识我。他们更多将我视为提供帮助的人。当我访问马拉维的一个项目时,我问:“你知道网球吗?”他们说:“那是有桌子和球的比赛吗?”我说:“不,那是乒乓球。”然后我画了一个网球场的图画。他们没有电视,距离现代文明社会还很远。他们在那里怎么会认识我呢?他们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他们去水潭取水,走上几个小时。这是他们的日常活动,是他们的压力。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

-

▪️你在这些参访中有没有感觉到文化上的冲击?

我第一次到伊丽莎白港访问我们(基金会)的第一个项目的时候,真的感受到文化上的冲击。他们还有为癌症儿童设立的项目,我记得看见疾病晚期的孩子躺在床上。我并没有准备好面对那样的景象,它令我将震颤。今天我看待的感受不同了....

我一直在去见那些最后愿望就是见到我的人。我觉得这对有这个愿望的人们是很重要的,对他们所处的环境也是,我不再感到震惊。我知道:我在努力帮助,这就是所有我能做的,就像和基金会一起。我只有在回顾过去,意识到非洲的孩子们多么艰难的时候,才会情绪激动。这完全取决于你出生在哪里。我们成长瑞士这完全是运气,这是为什么我们要互相帮助。

-

▪️许多人要求你应该树立榜样。你如何应对那些批评——那影响到你的赞助商,以及你作为一位职业网球员的生活方式?

当我帮助了一个人,我会被批评为什么没有帮其他人。我已经处于这样一个位置,它要求我谨慎考虑我的每一个行动,但我也需要有能力去超脱和不在意这种批评,毕竟我的触角伸不到所有地方。我知道我能带来一些改变,拿起麦克风然后谈论某些事情。选择正确的事情,在正确的时间,把你的信息以一种合理的方式传递是很重要的,而不是通过攻击他人…我知道基于我的人气我可以做出一些改变,为其他人,为这个星球,为动物们。我觉得最近兴起的有关于“集体觉醒”的事情是挺好的。

-

▪️你的南美之旅也受到批评,你被指控在陷入困境的国家获利,你怎么看?

如果我听从所有批评的声音,那我就不会去南非了,也不会去(近年访问过的)一半的国家,我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停下了。在南美,这是关乎让一群几乎看不到网球的人更开心。

我身处娱乐产业中,我赚的钱也会回到我的基金会里,我赚的越多,我能投入的钱也就更多。这对我来说是一段奇幻之旅。它是情绪化的、令人疲劳的,但也是美丽的。我需要有能力面对批评。有时候我不得不说:“对不起,但我并不在乎他们说什么”,我并不从事政治。我没有让任何人利用我,我也不想要政府参与其中。

近年来关于慈善的观点变化了很多,举个简单的例子:很久以前,你是一家成立在巴塞尔组织的创始人,这个组织为动物园提供支持,听起来不错。今天,他们也会对此进行批评。

在今日,你必须三思。你不可能在所有地方都创立项目,否则人们会说:“他什么都做,什么也没做好”,这就是为什么我创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并且将目标定位在教育。我相信这一点。但拥有我现在的影响力,我也可以决定加入其他的方面。比如说体育,帮助年轻运动员开拓事业,或者是一些可持续发展的项目。目前来说,我倾向于与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赞助商一起做这些,我还没有准备好,目前也没有时间去做一个公共角色。

-

▪️一个实际的问题:你对如何分配资金有明确的规定吗? 例如这么说吧:奖金是给家庭的,其余的分配给基金会?

不,我还没有明确的规则。我凭感觉来分配钱,或多或少地取决于我在基金会上花费的时间。 我了解到比尔·盖茨发起了一项运动:亿万富翁承诺将明确收入的一部分捐赠给慈善机构。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我可以想象有一天加入这样子的运动。

-

▪️在非洲的南方,你将与现任的纳米比亚总统见面,这是否比许多人想的更政治化?

对于基金会来说,是的。如果你可以会见马拉维总统,赞比亚副总统或纳米比亚及南非总统,那么你将能有所作为。在这样的对话中,你可以尝试将学校教育提上每个国家的议程。他们对你作出承诺,与当地合作伙伴组织保持联系。如果我能直接与决策者对话,这会很有用的。和他们直接沟痛,我们可以更快达成目的。有时他们只是想见我,因为那样让他们看起来会更棒。而对我来说,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我可以为基金会、对孩子们产生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愿意去做这些事。

-

▪️你的基金会现在完全专注于学校建设,你是否确信人生的轨迹是在早期被塑造的? 不仅是在非洲,全世界都是如此?

是,这也已经被证明了。我坚信,三岁到七八九岁的阶段非常有可塑性。孩子们在这个年龄发展迅速。如果你能在这段时间内为他们提供支持,影响是十分巨大的。与他们的兄弟姐妹和朋友一起,你可以影响和启发整个村庄,整个社区。在这个年龄,你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在非洲,在瑞士都是如此。

-

▪️按照瑞士的标准,你接受了普通的教育。作为父亲,你如何将这一种常态的部分带给他的家人?这是个挑战吗?

是的。我过着非同寻常的生活,我知道这对于孩子们来说也是不正常的。但是,即使我们因为网球要到处旅行,我们都试图在孩子周围建立某种常态。即使他们是在酒店房间入睡。我也会向他们解释,感到无聊是正常的,你并不总是需要一个节目。我记得两年前在上海与他们有过一次对话。那是在经历了辛辛那提,美网,在芝加哥的拉沃尔杯,迪拜和上海之后,在一段漫长的旅途的结尾,他们都有些不高兴。我对他们说:现在我们要回到山中,那是平凡的生活,我们在大城市中所经历的是不平凡的。我试图向他们传达什么是平常。我小时候和普通人一样去幼儿园和学校,回家或与另一个家庭共进午餐,因为父母在工作。常态是有些单调的,而我们每周都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我很喜欢,但这也是一个挑战,特别是对孩子们来说。

-

▪️你退役后是否希望孩子们照常去瑞士上学?也许是公开的?

我喜欢这个主意。是否是一所公立学校是另一个问题。这几年,我们已经试着让(生活)更稳定一些,我们会尽量与家人待在一起。这就是我跳过了ATP杯的原因。这样,我们全家可以在迪拜停留更长的时间。很快地我们将有一段更长的时间无需再到处旅行。我一直在与米尔卡讨论如何才能为孩子找到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同时最适合我的网球行程。

-

▪️将来会有一天,基金会成为成你的本职吗?

好问题。我还没有决定。在逻辑上,我会为基金会做更多的事情,因为我喜欢参与其中。而且我觉得即使基金会已经成立超过15年,我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仍在学习,我们与基金会一起成长。在职业生涯结束后我肯定会有更多的时间。而有一天我的身体可能将不再允许我举办像“Match for Africa”这样的大赛事。因此,我们就需要更加努力地筹集资金。如果我对基金会的贡献能获得像我的网球事业一样的认可,那对我来说简直太棒了。

.

.

.

.

.

-

翻译:OnlyRogerFederer

0
大家都爱看
费德勒抵达赞比亚 亲临现场视察基金会工作情况费德勒抵达赞比亚 亲临现场视察基金会工作情况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