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罗杰数据 > 正文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26-30章)

2018-01-01网络 编辑:瑞内·施道弗

第二十六章 又一个澳大利亚人
(The Other Australian)
 
 
因为他在2004赛季取得的巨大成功,罗杰·费德勒发现他在教练一事上正处于有趣的两难境地。他在一整年里都没有过一位教练,令他成为职业网坛中的异类,但他却完成了这项运动历史上最伟大的单赛季之一。尽管取得了绝大的成功,他仍在寻找新的推动力,他仍感觉到他甚至拥有更大的未被开发的潜力,并且他还想继续提升水准——特别是他的发球、反手以及网前截击。他知道如果他在他所获得的桂冠前沾沾自喜、停滞不前,他的球技很快就将不进则退。
 
从2004赛季开始,有关费德勒追求达伦·卡希尔作他教练的谣言就一直盘旋不去。卡希尔实际上是费德勒去世的教练皮特·卡特童年时代同一间学校的朋友,他是一位出色的澳大利亚球员,曾经在1988年的美国公开赛上打入过半决赛,并且是莱顿·休伊特的前教练。当时,他正与安德列·阿加西合作,而费德勒也很快就利用每一个机会否认了这一谣言。事实上是,费德勒已经盯上了更老一代的另一位成就卓越的澳大利亚人——托尼·罗切。这位有着风吹日晒过后粗糙皮肤的性格沉静的人,1945年生于沃加沃加,一个位于墨尔本与悉尼之间的小城,其名字意为“有很多牛的城市”。他是网球历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但仅仅赢得了一次大满贯赛事单打冠军,这主要是源于与他同一个时代的竞争者还包括罗德·拉沃、罗伊·埃默森、肯·罗斯维尔以及约翰·纽康比这样传奇人物的事实。
 
在2004年10月,罗切与费德勒在试验的基础上首次在迪拜进行了一次训练,但这位澳洲的传奇人物认为,这并非是一个与世界头号球员开始合作的好时机。他已经快要到他的60岁生日了,不愿再承担一份网球全职工作所必须的大量的环球旅行。然而,他还是答应帮助费德勒准备新赛季。2004年圣诞节前,费德勒飞往澳大利亚去和住在悉尼近郊塔拉慕拉的罗切共同训练。他自感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共同训练了,并且对于将不再有机会和他感觉最适合他的这个人一起工作的前景而感到难过。“罗切本可以成为那个能改进我球技的人。”他当时曾这么说过。
 
然而,在这次为期十天的训练营过程中,费德勒和罗切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令他们一见如故。尽管两人之间有着36岁的年龄差距,费德勒和罗切却能令人吃惊地愉快相处。费德勒做了最后一次尝试——他告诉罗切,无论罗切作为教练可以给他多么多或是多么少的时间,他都会乐意接受并且会抓住每一次机会。这位澳大利亚人被费德勒的坚持所感动,并且也为费德勒牺牲了留在家中欢度圣诞假期的机会,万里迢迢飞到澳大利亚只为能和他训练而感到高兴。罗切的态度不再决绝,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在没有任何形式正式合同的情况下达成了协议——他们的合作意向是在2005赛季合作大约十周时间。
 
随着2005赛季的开始,他们的合作也有了完美的起步。费德勒在多哈开始他的2005赛季,他在五场比赛中仅仅丢掉了23局,并赢得他的连续第四项冠军。令费德勒更显鹤立鸡群的是,这还是他职业生涯中首次在发球局没有一次被破的情况下赢得一项冠军。在决赛中6比3和6比1压倒性地击败了克罗地亚人伊万·卢比切奇之后,费德勒说道:“我对这项数据统计想得很多,并且集中精力于不要丢掉一个发球局。”
 
费德勒立即飞回澳大利亚并且又赢得了库扬精英赛的冠军,这项在澳大利亚公开赛前赛址的库扬草地网球俱乐部举行的表演赛事,吸引到了网坛一些最大牌的球星。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夺冠热门毫无疑问是费德勒,他手握过去五个月中赢得的21场连胜进入到这项赛事。一家澳大利亚的体育博彩公司将费德勒的夺冠赔率削减到1赔8,即便是皮特·桑普拉斯在他最辉煌的日子里,也没有在大满贯赛事中达到过这样的赔率,有大约三分之二的赌客将钱押在这位瑞士人身上去赢得2005年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
 
在打入半决赛的途中,费德勒未失一盘,包括在1/4决赛中取得对四届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得主安德列·阿加西一场6比3,6比4和6比4的统治性胜利。马拉特·萨芬——以及他的教练皮特·朗德格伦——在半决赛中等待着费德勒。就像他们在休斯敦上演的那个第二盘的抢七局一样,他们的这场半决赛也成为了一场经典,并最终成为了年度最佳对局。费德勒以盘数2比1领先,并且在第四盘的抢七局中取得小分5比2的优势,萨芬实际上已命悬一线。费德勒在6比5领先并握有一个赛点时冲上网前,但见萨芬打出一记完美的挑高球飞跃了他的头顶。以他充满自信的方式,费德勒试图用一记非常富有攻击性并且也极端冒险的胯下击球救回这次挑高球,但他这次杂耍般的击球还是被球网拦住了去路。两分之后,萨芬赢得了第四盘的抢七局,并且将比赛扳成2比2平。在第五盘比赛开打之前,费德勒请出赛会医师治疗他的脚,但这场比赛的结局距离最终确定还有着很长一段路要走。与第五盘实行抢七局的美国公开赛不同,澳大利亚公开赛和另外两项大满贯赛事,都要在决胜盘一位球员领先两局时才算赢得胜利。在最终的赢家确定之前,费德勒和萨芬在第五盘力拼了又一个80分钟——这几乎是一整场足球比赛的长度。在4小时28分钟的争夺后,当萨芬终于在他的第七个赛点以5比7,6比4,5比7,7比6(8比6)和9比7爆冷赢得这场令人震惊与意外的胜利时,对于费德勒来说,则像是吞下了一片苦药。
 
时间已过午夜,在澳大利亚球迷们为刚刚进入25岁生日这一天的萨芬高唱一曲《祝你生日快乐》之后,费德勒不得不面对他的很多连胜记录都被一战终结的现实。他个人职业生涯最长的26场比赛连胜,以及他面对世界前十球员的24场连胜都结束了;自2003年的马德里大师赛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打入赛事半决赛的情况下未能赢得桂冠,而他成为继1993至1994赛季的皮特·桑普拉斯以来首位赢得连续三项大满贯赛事冠军的努力,也同样化为了泡影。
 
 
这场失利在费德勒的盔甲上留下明显的凹痕,他在世界排名榜上的总积分缩水了550分;而他对世界排名第二位的莱顿·休伊特的积分领先幅度,更是缩减了1000分。不过,他的积分优势仍然相当于两个大满贯冠军,但赛季才刚刚开始,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尽管费德勒在澳大利亚公开赛上取得了他在该赛事中的第二最佳战绩,并且只是将将错过了决赛,但人们还是问出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托尼·罗切是错误的教练人选吗?赢得桂冠的马拉特·萨芬能否威胁到罗杰并且取代他成为世界第一?罗杰是否已经失去了那种不可战胜的“光环效应”?

 
第二十七章 一位真正的冠军
(A True Champion)

 
(费德勒本年度将与劳伦斯奖无缘了,不过,很高兴看到他赛季最后几个月的复兴。马德里大师赛他状态不俗,他能够赢得本赛季的第一个大师赛桂冠吗?)
 
在印第安维尔斯站决赛击败世界排名第二的莱顿·休伊特之后,费德勒又在佛罗里达州的比斯坎湾赢得冠军。他第一次战胜了18岁的西班牙新星拉菲尔·纳达尔,后者一年前正是在同一项赛事中以决定性的方式将费德勒击败。
 
在费德勒之前,只有吉姆·库里埃、张德培、皮特·桑普拉斯、马塞罗·里奥斯和安德列·阿加西赢得过印第安维尔斯和比斯坎湾的“双冠王”,这也为费德勒在排名榜上赢得了相当于一个大满贯冠军的1000分积分,他现在领先排名第二位的休伊特高达2245分,那些有关费德勒可能已身陷“危机”的谈论也迅速褪去。“这是我职业生涯一个伟大的时刻,”费德勒在战胜纳达尔后说道:“面对一位他这样才能的选手,还能够在先失两盘的情况下扳回并赢得冠军,这绝对非同寻常——即便对我来说也同样如此。”
 
在蒙特卡洛站之后,费德勒休赛三周,以便治疗从澳大利亚公开赛后就一直困扰他的双脚肌键。根据其体能教练皮埃尔·帕加尼尼的说法,这纯粹是预防性的措施,他说:“罗杰非常具有职业精神,他可不愿等问题严重到他不得不被迫长时间离开赛场时再进行治疗。”
 
在费德勒休赛期间,纳达尔在巴塞罗那和罗马拿下冠军,其中还包括在意大利公开赛决赛一场延续了5小时14分钟的对阿根廷人奎勒莫·科里亚取得的不可思议的胜利,这也是ATP巡回赛历史上耗时最长的决赛。突然之间,纳达尔在ATP冠军争夺战积分榜上落后费德勒仅仅只有10分的差距,费德勒终于有了一位与他势均力敌的挑战者。在赛季初的时候,大多数专家都猜测休伊特、萨芬和罗迪克将成为费德勒世界第一排名的最大威胁,然而,职业体育是一项瞬息万变的行业,昨天还无比正确的事情可能今天就已时过境迁。所有的讨论和喧哗都在突然之间围绕住了纳达尔,这个以过去十年来从未有人做到过的方式统治了泥地赛季的人。
 
费德勒在汉堡重回赛场,而纳达尔则因为在和科里亚那场五个多小时的马拉松大战中手上起了水泡而退出了赛事。作为备战法国公开赛的一部分,托尼·罗切陪伴费德勒来到了汉堡。再一次地,费德勒将汉堡的罗森堡体育馆当作是他个人华丽表演的舞台,他不仅一盘不失地赢下了桂冠,而且还解决了两场宿怨——第二轮比赛中,他以一场对捷克人托马斯·伯蒂奇6比2和6比1的胜利报了在2004年奥运会输给对手的一箭之仇;而在决赛中,费德勒又快意复仇了他在蒙特卡洛输给过的加斯奎特,以6比3,7比5和7比6(7比4)击败法国人,并赢取他在巡回赛决赛中的第19场连胜。汉堡站冠军还让费德勒得到了在过去十项大师系列赛事中赢得其中六个的殊荣,而之前还从未有人做到过这一伟绩。
 
他从汉堡直接飞往埃斯托里尔,即将举行劳伦斯体育奖盛典的葡萄牙温泉度假胜地。劳伦斯基金会——这个词是从拉丁文的“laurus”(月桂树、桂冠)而来——是为了向那些最伟大并且通过体育成就了社会价值的运动员授予荣誉而在1999年设立,该基金会在世界范围内支持大约三十多个儿童救济项目。尽管成立的时间不长,但奥伦斯奖已经拥有了体育世界中的“奥斯卡”这样的声望。
 
这项大奖的伟大声誉和可信度源自于其评审委员会,这是一个由前奥运会田径巨星爱德温·摩西担任主席的40位委员组成的委员会,而委员会名单读起来就像是一份体育界的名人录一样——塞维·巴雷斯特尔斯、弗兰茨·贝肯鲍尔、塞巴斯蒂安·科、埃默森·费提巴尔尼、迈克尔·约翰逊、迈克尔·乔丹、杰克·尼克劳斯、贝利,等等。网球项目同样被担任副主席的鲍里斯·贝克尔以及约翰·麦肯罗、伊利·纳斯塔斯和玛蒂娜·纳夫拉蒂诺娃很好地代表了。
 
劳伦斯奖的“年度世界体育人物”荣誉被看作是一位运动员可以达到的终极最高成就,在这一年葡萄牙举行的颁奖仪式之前,只有三个人拥有过获得那尊由卡地亚设计的作为“年度人物”的小小的劳伦斯雕像的荣耀——一级方程式赛车手、七届世界冠军迈克尔·舒马赫、高尔夫球星泰格·伍兹,以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兰斯·阿姆斯特朗。今年,舒马赫与阿姆斯特朗、摩托车世界冠军瓦伦蒂诺·罗西、雅典奥运会六枚金牌得主迈克尔·菲尔普斯、获得过两届奥运会冠军的中长跑选手希沙姆·奎罗伊以及费德勒一起,成为了由世界范围内数百位记者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出的候选运动员。
 
费德勒是六位被提名人中唯一现身葡萄牙的人,但尚不清楚他是否就将是获奖者;当他穿着晚礼服出现在赌场里时,那场景真的会让人想起真正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数不清的豪华轿车载着受邀嘉宾前来,他们在巨大的红地毯上向着入口鱼贯而入,并且经过一个集中着数百位摄影师的媒体看台。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人物们在红地毯上川流不息,包括向大卫·贝克汉姆以及他身为流行歌星的太太维多利亚·亚当斯这样的超级巨星,以及像成龙这样的影星们,甚至是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作为荣誉嘉宾,费德勒置身于这所有的浮华与魅惑之中,他仍然声称不知道投票的结果。“如果是别人赢得大奖的话,你还是可以放一段事先录制好的录像。”他在红地毯上面对闪光灯的“密集轰炸”时说道。
 
也许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这个夜晚以费德勒赢得“年度世界体育人物”大奖作为结束,美国影星小古巴·戈丁和玛蒂娜·纳夫拉蒂诺娃一起向费德勒颁发了他的卡地亚奖杯。“我感到非常荣幸,”费德勒在流光溢彩的大厅当着全世界大约五亿电视观众说道:“我已经获得过很多的奖项,但是这一个——这才是我最想要的那个。”当费德勒说出这番话时,他得到了全场特别的鼓掌欢呼;就像是劳伦斯基金会一样,他将继续用从体育中获取的东西回报网球和这个社会。
 
“赢得温布尔登,无论是冠军头衔还是奖金,都是很棒的,但这样的奖项则与众不同,”他在议会中心身陷记者们的重重包围时说道:“而且这是我一直想要去争取的荣誉,它让我回顾过往,并且意识到我确实拥有了非凡的一年。”

 
第二十八章 红土场上的新足迹
(Fresh Tracks on Clay)
 
 
截至到2007赛季曾经获得过世界第一排名的23位球员中,有超过一半人都在他们的职业生涯履历中缺少一个法国公开赛冠军。这其中就包括了三次打入法国公开赛半决赛的鲍里斯·贝克尔、总共13次参赛却只打入过一次半决赛的皮特·桑普拉斯、曾在1984年两盘领先伊万·伦德尔的情况下最终输掉一场痛苦决赛的约翰·麦肯罗、以及在1989年决赛中盘分2比1领先张德培却最终败阵的斯蒂芬·埃德博格。曾经多年来不是拒绝参赛就是不报名参赛的吉米·康纳斯,同样也是缺少了法国公开赛桂冠的史上伟大球员中的一员,这份名单上另一些引人注目的名字还包括约翰·纽康比、阿瑟·阿什、帕特里克·拉夫特、马拉特·萨芬以及莱顿·休伊特。
 
尽管费德勒的职业生涯是以在泥地赛场上的11场连败开始的,他却从未让沮丧的情绪纠缠住自己。在法国,这个他体验到最少的大满贯赛事成功的地方,费德勒不断地提及他是在泥地球场上成长起来的事实,泥地同样也是“他的场地”。毕竟,他已经在汉堡举行的德国公开赛的红土场上赢得了三个冠军,并且也在戴维斯杯比赛中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能够在泥地球场上和任何人竞争。然而,到目前为止,他却甚至无法在罗兰·加洛斯半决赛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尽管费德勒是带着41胜2负的赛季总战绩来到了巴黎,但却仍然在他第七次参加法国公开赛之前表达了谨慎之情。“这里的前几轮比赛总是变化莫测,”他用前几年一直非常少见的审慎语气说道:“我可不会考虑什么夺冠的问题。”他从葡萄牙直接来到了巴黎,并且拥有了每天都在罗兰·加洛斯中央球场菲利普·夏蒂埃球场训练的特权,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他正是在这里遭受过几场最令他心碎的失利。费德勒出色的赛前备战以及他60岁新教练托尼·罗切的指导都见到了成效,他一盘不失地赢得了赛事的前五场比赛,职业生涯首次晋级半决赛。“对我来说这几乎有点太快了。”他在谈论他相对轻松的半决赛之旅时说道。
 
然而,半决赛中等待费德勒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首次在泥地赛场上相遇的纳达尔,这位年轻的西班牙人充满自信,并且带着22场连胜进入到这场比赛…………(此处略去半决赛过程,纳达尔最终以6比3,4比6,6比4和6比4获胜)
 
就像澳大利亚公开赛上费德勒在凌晨时分被欢度25岁生日的萨芬击败一样,费德勒再次在一项大满贯赛事中成为“生日遇难者”。这场比赛进行的这个周五、也就是6月3日,恰好是纳达尔的19岁生日,而且和萨芬一样,他也顺利拿下了赛事桂冠。在一场两位左撇子球员之间上演的激动人心的决赛中,纳达尔击败了皮奥塔,而后者在几个月后就被检查出提升竞技表现类的禁药呈阳性,并且被从职业网球中禁赛。
 
费德勒反思这场对纳达尔的失利时间越久,他就越能够从中得到正面的收获。尽管他打出了自认为是在大满贯赛事收官阶段中最糟糕的表现,他仍然向自己和别人证明了他拥有赢得法国公开赛的能力。他确信这场输给纳达尔的比赛会成为一次学习的过程,现在他反而更加相信他能够拿下法国公开赛冠军,并且成就罕有的职业大满贯。另一件让他情绪缓和的好消息,则是法国公众开始喜欢上了他并在他的比赛中给予热情支持的事实,这在他对纳达尔的比赛中尤为明显。“他们如此支持我,这简直太棒了,”他说:“对我来说这简直就像是一场胜利,因为赢得巴黎人的心可没那么容易。”
 
因为费德勒打入半决赛相比于一年前止步于第三轮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他世界排名第一的积分也上升到了创纪录的6980分,令他的积分几乎两倍于排名第二的休伊特。然而,费德勒将自己置身于一个令人吃惊的情形之中——他在这一年至今总共只输掉了三场比赛,而他在大满贯冠军头衔上却仍是两手空空。如果他在温布尔登赛上同样夺冠不成,那么,留给他夺冠的唯一机会,就只有历来是结果难以预料的美国公开赛了。他在去年秋天所做出的如果他在2005年夺得一个大满贯冠军就会感到满意的声明,突然之间体现出了新的重要性。


 
第二十九章 三个男人的冠军晚宴
(Three Men at the Champions Dinner)

 
在2005年温布尔登赛的官方赛事指南封面上,“猜猜谁来吃晚餐”正是印在一张罗杰·费德勒相片上方的标题。这可真能算得上是一种公开宣称谁才是夺冠绝对热门人选的隐秘方式,应该说,如果费德勒没能夺取冠军并收到冠军晚宴的邀请,绝对会让人大吃一惊。在草地赛场上赢得五项赛事以及29场连胜之后——包括再度赢得在哈雷举行的温网热身赛——费德勒再一次作为夺冠最大热门来到了英格兰。作为两届卫冕冠军,他承受着再获成功的巨大压力;但是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地享受赛事的过程。当他不在赛场时,费德勒隐居在他中央球场附近的公寓里,只和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寥寥数人聚集在一起。尽管温布尔登赛原先并不在“费德勒赛程”上,托尼·罗切还是在太太的陪伴下第一次与弟子共赴英格兰。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罗切不仅指导费德勒的网球战术,而且开始教他澳大利亚“国球”板球运动的规则与礼仪。
…………(此处省略费德勒打入决赛的具体过程)
 
罗切在温布尔登决赛上有着漫长并且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历史,无论他是作为球员还是教练所经历的六次决赛中,他的战绩是0胜6负。作为一位球员,罗切在他于1968年所进行的其唯一的一次温布尔登决赛中被罗德·拉沃以6比3,6比4和6比2击败。在1983年的决赛中,他的弟子克里斯·刘易斯逆来顺受般地被约翰·麦肯罗驯服。在温布尔登的草地上发球上网动作就像是木偶般僵硬的伊万·伦德尔,请来罗切帮助他实现温布尔登的梦想,但这个捷克人在与鲍里斯·贝克尔之间的1986年决赛以及对阵帕特·卡什的1987年决赛中竟然都未能拿下一盘。罗切随后又辅佐他的同胞帕特里克·拉夫特两次打入温布尔登决赛,但他2000年以一场场面非常接近的四盘战输给了皮特·桑普拉斯,2001年又输给了戈兰·伊万尼塞维奇一场史诗般的五盘决战。罗切希望,费德勒在他的温布尔登决赛中能够最终为他带来一些好运。
 
费德勒从决赛一开始就向罗迪克发起了疾风暴雨般的进攻,22分钟便拿下首盘,这和一年前美国人在比赛开始阶段统治了比赛可是大不相同。在第二盘的争夺中,在两位球员早早相互破发之后,费德勒统治了抢七局,以7比2的小分拿下并取得2比0的盘数领先。
 
罗伯特·费德勒对温布尔登赛可没有留下什么美妙的记忆,冒险走入中央球场观看他儿子的比赛,他都需要鼓足勇气。他对于上一次在2002年的全英俱乐部之旅的回忆仍然清晰如就在眼前——他坐在球员贵宾包厢里,期待着看到他儿子在克罗地亚新人马里奥·安西奇手中拿下一场轻松的首轮胜利;但取而代之的,他却见证了他的“小罗杰”遭受了他职业生涯中最苦涩的失利之一。从那之后,罗伯特就自认会给带来坏运气,他的儿子最终说服他前来。“得啦!即便我输了的话,那肯定也不是因为你。”罗杰宽慰他。
 
罗伯特·费德勒是在自己瑞士的家中密切关注着他儿子的前两次温布尔登胜利,当英国记者事后缠住他时,他解释说必须有人留下照看家中的宠物猫咪。然而2005年,作为一种“测试”,他决定从一开始就来到温布尔登现场。大多数在中央球场看台上坐得只距离他几米远的英国记者,都没有认出戴着墨镜的他。《太阳报》实际上还发表了一篇有关他的报道,但这篇文章的配图根本就不是他,而是费德勒的理疗师帕维尔·科瓦奇。
 
尽管儿子的两盘领先让他的神经稍稍镇静,但罗伯特·费德勒在比赛因雨中断时仍然相当紧张。“即便是罗杰丢掉的分数,他其实也打得很好,”他在这段暂停期间说道:“我总是告诉他,他必须打得富有进攻性并且将挥拍动作做完整——其他的任何打法都不会奏效。”
 
无论是短时间的暂停还是他父亲的“不祥”出现,都没能阻止费德勒赢得他的第三座温布尔登锦标。在经过101分钟的争夺后,费德勒以一记ace球锁定了这场7比2,7比6(7比2)和6比4的胜局。他躺倒在地,并且就像过去一样,仍泪水尽情流淌。费德勒成为历史上第八位、并且也是自“二战”后仅仅第三位连续赢得三届温布尔登单打冠军的男子球员,过去50年里实现过“帽子戏法”的另外两人是比约恩·博格和皮特·桑普拉斯。但费德勒拒绝与他们类比,毕竟,瑞典人当年拿下的是温布尔登五连冠,而桑普拉斯则是八年中七夺冠军。不过,费德勒没有说并且也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的是,他赢得他的这三个温布尔登桂冠实际上比博格和桑普拉斯赢得的前三次冠军更具统治力——博格在此期间丢掉了9盘,而桑普拉斯被对手拿下了11盘;相比之下,费德勒只丢了4盘而已。
 
连续第三年,费德勒其实就是“猜猜谁来吃晚餐”这个问题的答案。他邀请与之共同参加温布尔登冠军晚宴的贵宾是托尼·罗切和罗伯特·费德勒。这两个男人都因为自豪而喜笑颜开,温布尔登的胜利对他们同样重要。
 
“对我来说,温布尔登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赛事,”罗切说,并且为当初决定留在欧洲继续和费德勒参加草地赛季而感到高兴:“在温布尔登决赛中与像罗迪克这样一位伟大的对手交战,并且打出他那样的水准——没有什么还能比这更好。如果是从1分到10分的等级的话,那真是10分级别的表现。”
对于老爸能够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与他在一起,温布尔登冠军感到非常开心。
 
“如果我打飞了一次反手或正手击球的话,他仍然会感到有些心烦意乱,”他在赢得胜利的第二天早晨对一些记者说道:“但我这些年已经学会如何应对了,因为我现在知道,他对网球并不像我曾经认为的那样懂得那么多。”

 
第三十章 法拉盛之夜
(An Evening in Flushing Meadows)

 
在美国公开赛的前几轮比赛中,几个大冷门的爆出令费德勒夺冠竞争者的名单进一步缩小了范围。一位来自小国卢森堡的相对不知名的球员吉尔·穆勒(Gilles Muller),令人震惊地在首轮淘汰了罗迪克;两轮之后,费德勒的另一位主要竞争者拉菲尔·纳达尔,也葬身于美国球员詹姆斯·布雷克(James Blake)之手。而与此同时,费德勒却在签表中平稳前行,他在1/4决赛中三盘痛击大卫·纳尔班迪安,不仅报了在2003年美国公开赛上输给这位阿根廷悍将的一箭之仇,而且还确保了他在这一年中的全部四项大满贯赛事中都至少打入半决赛——在公开赛年代的职业网球历史中,成就过这一伟绩的球员只有罗德·拉沃、伊万·伦德尔以及,有趣的是,罗切。
 
半决赛中,费德勒将和休伊特重演12个月前的决赛,而阿加西则将遇到同胞罗比·吉内普利(Robby Ginepri)。很多专家都预测,为了能够吸引到下午晚些时候更多的电视观众,这场“美国内战”会被安排为这个“超级星期六”的第二场半决赛。然而,35岁的阿加西可能已经为周日的决赛提前考虑,希望得到宝贵的多几个小时的恢复时间,他请求比赛早一些开赛,而且要求也得到了满足。阿加西与吉内普利恶战了五盘,美国老前辈最终打入了他的第六次美国公开赛男单决赛。费德勒则和不服输的休伊特缠斗了四盘并最终胜出,他很快就将目光投向了与阿加西的终极碰撞。“这将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精彩时刻。”他预言。
 
2005年9月11日的周日下午,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氛围飘荡在法拉盛公园的空气中。观众们热情地涌入58米高的阿瑟·阿什体育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球场;而随着23,352个座位因为这场即将上演的鸿篇巨制般的男单决赛而被统统坐满,球场看上去比平日里更加气势恢宏。电视摄像镜头捕捉住了人群中很多张著名的面孔——罗宾·威廉姆斯、达斯廷·霍夫曼、兰斯·阿姆斯特朗、唐纳德·特朗普,没有人会愿意错失这场巨人之间的交战。众多的美国国旗在看台上迎风飘扬,而一面巨大的国旗则在场地上展开。这一天正是曼哈顿的“世贸双塔”在“911”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四周年纪念,这令人们的爱国主义激情更加被放大。对于阿加西来说,这是他奋力攫取一场看似可能性不大的胜利的完美舞台。(此处省去决赛过程,费德勒最终以6比3,2比6,7比6(7比1)和6比1获胜)
 
这场比赛之后,阿加西给予了费德勒以最高的赞扬,称对方是他交手过的最好的球员。“毫无疑问,皮特(桑普拉斯)当然伟大,”阿加西说道:“但和皮特交手你还能有计可施,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获胜;但罗杰会把你打得根本无处可藏,我认为他是我交手过的最好的对手。”费德勒就阿加西的评论说道:“能够被拿来和他在他职业生涯中交手过的球员们比较,这实在美妙;要知道,我们谈论的可是那些最棒的球员,有些甚至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不过,我自认为仍有机会继续提高。”
 
如今已拥有了六个大满贯赛事桂冠的费德勒,也追平了他童年时代的偶像鲍里斯·贝克尔和斯蒂芬·埃德博格的大满贯冠军总数量。在1920至1921年的美国人比尔·蒂尔顿(Bill Tilden)以及1937至1938年的唐·布奇之后,费德勒成为仅仅第三位能够连续两年赢得温布尔登和美国网球公开赛冠军的球员;他还是72年来首位赢得全部前六次大满贯赛事决赛的人,也成为历史上仅仅第五位在大满贯决赛中取得6胜0负战绩的人。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Richard Sears)和英国人威廉姆·雷恩肖(William Renshaw)在1800年代晚期成就过这样的业绩,但那还是在卫冕冠军作为赛事的“持有者”只需要打上一场决赛的久远年代。著名的新西兰球员托尼·维尔丁(Tony Wilding)同样是这一群体中的一员,但他在1911至1913年赢得他的三个温布尔登冠军期间总共只打败了三位对手而已;而曾在1933年只差一盘就能够赢得大满贯的澳大利亚人约翰·赫伯特“杰克”·克劳福德(John Herbert “Jack” Crawford),与如今新加入的瑞士人一起共同组成了这个“五人集团”。
 
在曼哈顿的半岛酒店里,费德勒以伴随着一杯美酒的精美晚餐庆祝了他的胜利。晚餐期间,费德勒回顾了他在法拉盛的夺冠之路,并且好像仍在和阿加西进行着决赛那样肾上腺素激增,难抑激动之情。就像他取得过的大部分成功一样,费德勒在夺冠之夜依然难以入眠;他凌晨五点还在看报纸,然后观看早间电视节目中他决赛胜利的精彩回顾。他并不急着离开纽约。就像2004年一样,费德勒在夺冠的第二天接受了数轮美国媒体的轮番采访。然而,那些早间的电视谈话节目被从中活动安排中剔除,好让他能够小睡那么一会儿。他已经不再需要接受来自美国电视台的所有邀请,即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卫·莱特曼(David Letterman)也得等待轮到他的下一次机会。



全部章节:


0
大家都爱看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