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罗杰数据 > 正文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21-25章)

2018-01-01网络 编辑:瑞内·施道弗

第二十一章 耀眼王冠
 
在2003年年底时,罗杰·费德勒搬出了他在巴塞尔附近伯特明根镇与父母同住了两年的房子,移居相邻的小镇奥伯维尔(Oberwil),与女友米尔卡·瓦瑞尼奇搬进了他们的第一处公寓。与此同时,12月13日他在瑞士首都伯尔尼被授予国家的“年度体育人物”荣誉;在仅仅睡了三个小时之后,他在第二天又飞往伦敦,以温布尔登冠军的身份作为荣誉会员为BBC组织的一次英国电视节目而重返全英俱乐部。
 
当费德勒在2004年1月来到澳大利亚备战澳大利亚公开赛时,有关对他与皮特·朗德格伦分手的批评已经在他到来之前沸沸扬扬。国际媒体们都想知道幕后的原因,前温布尔登冠军、澳大利亚人帕特·卡什迫不及待地在伦敦的《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上指出,费德勒结束与朗德格伦的教练合作关系是铸下了大错,并且将冒着职业生涯上倒退不前的危险。卡什既不懂此次分手的时机,也不明白背后的动因,但他竟然说费德勒还没有为新赛季做好准备,他让自己过多地受到了他女朋友的影响。“人们总是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费德勒现在所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的女朋友仅仅作他的女朋友而已,”卡什写道:“这完全是一个常识问题。”
 
当澳大利亚公开赛开赛时,对于费德勒状态和备战情况的疑问越来越尘嚣其上。澳网赛前在香港举行的表演赛上他输给了胡安·卡洛斯·费雷罗,接着在墨尔本举行的库扬精英赛上,安德列·阿加西又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赠了他一个不祥的6比2和6比4。四届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得主阿加西已连续赢得了他在这项赛事最近的21场比赛,他将自己牢牢确立为墨尔本公园的夺冠最热门选手。
 
费德勒一马平川地进入到十六强之中,在他最新注入的自信心的帮助下,他在四个月前戴维斯杯半决赛品尝到苦涩失利的同一片球场上以4比6,6比0,6比3和6比4击败澳洲名手休伊特,报了戴维斯杯赛上输给对手的一箭之仇。对于澳大利亚球迷和休伊特来说,更糟的是,费德勒的胜利恰好发生在作为国庆日的“澳大利亚日”这一天,不远处墨尔本中心城区的焰火正不断升腾上夜空。
 
随着世界第一安迪·罗迪克出人意料地在1/4决赛中五盘输给了马拉特·萨芬,拿下世界第一排名的机会大门已向费德勒开启。打入半决赛已确保费德勒在排名榜上超越罗迪克,但能否拿下世界第一却仍悬而未决——如果费德勒的半决赛对手费雷罗最终夺冠,他将重返世界第一王座;而如果费雷罗没有拿下冠军的话,费德勒将首次在排名榜上登顶。当他走上与费雷罗一战的赛场上时,费德勒已是他职业生涯第二次距离获得世界第一的目标仅仅一场胜利之距。在经历了首盘比赛最初的紧张时刻后,这场对局从来没有逃出过费德勒的手心。1月30日的当地时间晚上9点18分,在以6比4,6比1和6比4结束了这场对西班牙对手的统治性胜利后,费德勒双膝跪地,向天堂的方向高高举起双臂。现在,这终于确定了——当下一期世界排名在2月2日公布时,费德勒将成为官方认可的世界第一。
 
“我希望能尽情地享受这一刻,”他说:“登上世界第一的那一刻你一生只可能拥有一次。”但他仍坚定地表示,他更大的目标是夺得冠军:“如果我在决赛中失利,但将带给我巨大的失望。”
 
萨芬成为费德勒出人意料的决赛对手…………费德勒7比6(7比3),6比4和6比2的决赛胜利为他赢得了第二座大满贯赛事冠军奖杯,而且也是对他登上世界第一的漂亮总结。
 
“成为世界第一一直是我的目标,但赢得冠军更加重要。”他说道。
 
他并没有忘记皮特·朗德格伦,在他夺冠道路中的几乎每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费德勒都提及这位被他解职的教练的重要性;他甚至向身在瑞典的前教练发去一条短信,再次感谢他曾经付出的努力。
网球界的专家们无人讨论这位世界第一是否配得上他的最新排名——在赢得温布尔登、大师杯赛以及澳大利亚公开赛之后,费德勒七个月里赢得了最近五项最重大赛事中的三项冠军;自从休伊特在2001和2002年的10个月期间连续夺得美国公开赛、大师杯赛以及温布尔登冠军之后,费德勒的成功已是男子网坛最辉煌的一段统治期。
 
男子网坛在两年的时段里诞生了八位不同大满贯冠军的过渡性阶段,就这样结束了。ATP还在这一时期推出过“请换新球”(New Balls Please)的推广活动,这倒也符合没有人能够预知男子网坛的下一个统治性人物会是谁的特性。不过,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现在终于可以停止了,因为,费德勒时代已显山露水。

 
 
第二十三章 参孙归来(Samson’s Return)
 
(在北京奥运会过去不久之后,让我们回顾费德勒在雅典奥运会上的失意,以及在当年美网赛上的强劲反弹)
 
 
在8月1日瑞士国庆节同时也是皮特·卡特辞世两周年纪念这一天,费德勒在多伦多站决赛中7比5和6比3击败了罗迪克。他将他这已经是他本赛季的第八项桂冠献给卡特,而且是只献给“他一个人”。费德勒的胜利在网坛创造了一个新的顶峰——他成为1979年的比约恩·博格之后第一位在三种不同的场地上赢得三连冠的球员——草地(温布尔登)、泥地(加斯塔德)和硬地(多伦多)。“我希望能和博格找个时间坐下来喝杯咖啡,一起来聊聊这一串连胜。”费德勒说道。他自豪地指出,有一些球员虽然成为了世界第一,但缺少在特定场地类型上赢得的桂冠,包括鲍里斯·贝克尔,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从未在泥地赛事中赢得过一项桂冠。
 
赢得冠军并不是费德勒在多伦多获取的唯一值得纪念的经验——他把他的头发剪短了。早在四月份时,费德勒浓密而顺滑的长发就被剪短了几厘米,让他外面看上去很像是皮特·朗德格伦。他现在的头发明显更短了,也让他的头发看上去很有层次感。米尔卡解释说,他原本只是想稍稍修剪一下,但是发型师说服他尝试一个全新的发型,改变一下形象。
 
然而,费德勒的新形象并不适合“网球天神”的身份;就像圣经中的大力士参孙一样,他的力量也似乎随着被剪去的头发而失去了。参孙拥有超人类的力量,但在菲力士人剪去他的长发后,他的神力也随之消失。如果费德勒能够提前知道接下来的几项赛事中将会发生些什么的话,他当时一定会明智地躲开多伦多的这位发型师。
 
在辛辛那提,费德勒首轮以令人惊讶的方式输给了斯洛伐克的多米尼克·赫巴蒂(Dominik Hrbaty),结束了自己的23场连胜。这是男子职业网坛五年来的最长连胜记录,并且也是费德勒在继2003年法国公开赛以来15个月之久的时间里第一次在赛事首轮出局。
 
不过,费德勒还是很快就看到了早早出局的好的一面——这会给他更充分的时间备战奥运会。这位两届温布尔登冠军得主是瑞士奥林匹克代表团中的明星,并且被认为肯定能为瑞士赢得一面奖牌。他的态度非常积极,并且对希腊之行的重要意义已经谈论了了数月,费德勒说:“这项赛事我已经盼了四年。”他说他做梦都想赢得金牌,并且为他的胜利以及就像是奥运圣火那样同样于四年前在悉尼的奥林匹克旗帜下点燃的他与米尔卡的恋情举杯欢庆。在悉尼经历了输给法国人迪帕斯奎尔那场令人失望的铜牌之战后,费德勒特别渴望能够站上领奖台。
 
和很多改住酒店的其他网球职业运动员相比,费德勒低调地住在奥运村里。他得到了作为开幕式上带领整个瑞士代表团入场的领旗手的荣誉,而且,和开幕式上的大多数网球运动员一样,他在那些为了争取这难得的荣耀之机而经过了多年牺牲的来自全世界的众多运动员中脱颖而出。当奥林匹克运动场内的大多数运动员都深深地沉浸在开幕式的氛围中时,费德勒却发现,他不得不满足其他参加奥运会运动员们络绎不绝的索要签名和合影的要求。
 
国际网球联合会对于费德勒能够给予奥运会如此之大的敬意而异常欣喜。很多其他运动项目的运动员以及代表都对网球运动有着自己的看法,甚至认为奥运会不应该有那些挣着高额奖金的职业网球运动员什么事情(网球在1988年才重返奥林匹克大家庭),而且这些网球明星也没有对奥运会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在一届充满了冷门的奥运会网球比赛中,费德勒输给19岁的捷克无名小卒托马斯·伯蒂奇的第二轮比赛也许最令人吃惊。更糟的是,在他毁灭性地6比4,5比7和5比7输给世界排名79位的伯蒂奇之后,他还和搭档伊夫·阿莱格罗在双打赛事中出局,输给了印度的里安达·佩斯和马赫什·布帕蒂(Mahesh Bhupathi)。
 
费德勒的失利不仅对他个人而言是巨大的失望,而且对于在同一天还目睹了原本有望夺牌的柔道运动员塞尔吉·阿什旺登(Sergei Aschwanden)被从夺牌行列中淘汰的瑞士代表团来说也同样如此。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费德勒看上去相当镇静,但他也无法解释出输球的原因。他表示他还是感到有些压力,并且在一个漫长赛季后身体疲惫;另外,和一个像伯蒂奇这样他根本就不了解的年轻球员作战本来就不容易。几个月之后,当他能够以更好的洞察力看待他的奥运会体验时,他自嘲地说道:“在雅典,起码我旗帜举得还不赖。”
和奥运会中其他项目的运动员不同的是,费德勒不必再等上数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去迎接下一个成就辉煌胜利的机会。奥运会网球赛事结束后仅仅一周,便标志着美国公开赛的开始,费德勒也很快将目光投向了未来:“如果我能够选择的话,我宁愿自己赢得奥运会金牌;但如今这个梦想已经破碎,我要赢得美国公开赛。”然后他便启程飞往纽约,参加每年这第四个也是最后一项的大满贯赛事。
 
他在辛辛那提以及奥运会上显露出的弱点在美国公开赛上并不明显,这是否是因为他的头发已渐渐长长?无论如何,他在1/4决赛面对34岁的阿加西之前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在经过了一个被伤病以及意外失利所纠缠的欧洲赛季后,阿加西终于在美国硬地赛场上找回了状态,在辛辛那提连续击败罗迪克和休伊特,赢下他一年多以来的首个桂冠,同时也让他的自信心迅速膨胀起来。
 
美网赛决赛中等待他的是又一位他曾经的天敌,2001年美国公开赛冠军莱顿·休伊特。这位澳大利亚球员对奥运会高挂了免战牌,但在奥运会期间赢得了在华盛顿特区和长岛举行的两项ATP巡回赛桂冠。在进入到和费德勒的这场比赛之前,他已经连胜了16场比赛,而且在本届赛事打入决赛的前六场比赛中未失一盘。
 
费德勒仅用了17分钟就赠给了休伊特他本次赛事中的第一盘失利,他在这盘总共只丢掉5分的比赛中的发挥近乎完美。当休伊特在费德勒6比0,2比0领先的情况下终于拿下他本场比赛的第一局时,阿瑟·阿什体育馆中的观众们为他起立欢庆。费德勒继续成为本场比赛中更强大的一方,直到他注意力分散并且出现了一连串包括发球在内的失误,让休伊特在第二盘2比5落后的情况下连下了四局。
 
“如果他赢下第二盘的话,那将会成为一场完全不同的比赛,”费德勒说:“我努力让自己保持积极的心态,我告诉自己,我被破发仅仅是因为我逆风向发球而且是用旧球发球。而当我换边之后,所有的事情确实都随之而变得容易了。”
 
费德勒在5比6的情况下保住了发球局,迫使比赛进入抢七,他以小分7比3拿下。两盘落后终于摧毁了休伊特的顽抗,费德勒乘胜追击以6比0横扫第三盘,赢得他的第一个美国公开赛冠军。
 
“一开始我惊讶于莱顿没有去救那个球,”费德勒描述他胜利的一刻时说道:“然后我突然躺倒在地,仰望上空的体育馆灯光。我在想,‘那真是不可思议,’我也又一次地几乎无法控制住泪水。”


 
第二十四章 纽约,纽约(New York, New York)
 
罗杰·费德勒在2004年美国公开赛上的胜利为网球纪录提供了新的内容,网球界的统计学家和历史学家们很快就发现,他是自1968年以来的“公开赛年代”职业网球历史中仅仅第二位能够在大满贯决赛中打出两盘6比0比分的冠军球员。那另外一场的创造者是阿根廷人奎勒莫·维拉斯,他在1977年的罗兰·加洛斯决赛中以6比0,6比3和6比0统治了美国人布赖恩·高特弗雷德。上一次一位球员在美国公开赛决赛中打出两个6比0的分数,则还要追溯到1884年的第四届美国国家锦标赛,网球运动那时还只是处于婴儿期。
 
在美国,打成6比0的一盘比赛被称作是“甜甜圈”;而如果一场比赛是以0比6和0比6这种网球运动中最苦涩的方式输掉的话,则被叫做“双份甜甜圈”。在德语国家里,这种被彻底击垮的比分被称作是“自行车”。尽管莱顿·休伊特在美国公开赛决赛中还是奋力拼争将第二盘拖入了抢七局,但他并未能逃脱“双份甜甜圈”或是“自行车”的羞辱。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AAP)夸张地表示,休伊特的失败是“大满贯赛事决赛历史中最大的耻辱”。赛后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甚至斗胆询问休伊特,吞下“双份甜甜圈”的感觉是否很艰难。
…………
在纽约,费德勒再一次证明了他拥有在赛事最后阶段提升自身水准的神奇能力,他成为首位赢得职业生涯全部前四个大满贯决赛的职业球员。在这一功绩中几乎同样令人吃惊的是,他在这八场半决赛和决赛中仅仅丢掉了一盘;与此同时,费德勒的美国公开赛决赛还标志他取得了11场决赛连胜。对于费德勒来说,决赛总能成为他最大的动力,他的态度很简单——如果你最终在决赛中输球的话,那么,你为进入决赛而付出的那么多努力以及取得的胜利还有什么用处呢?毕竟,不变的真理是——赢家留下,输者走人。
 
费德勒在法拉盛公园的成功也让他在这个百老汇大都市成为了体育明星,美国媒体为他奉上了热烈的称颂,一些记者甚至在这个时机还远未成熟的阶段,就提出了他是否终将打破皮特·桑普拉斯14项大满贯桂冠纪录这样的设问。
 
即便在取得在美国的最大成就的时刻,费德勒依然保持了谦逊平易的风度。“坦白地说,我从未期望能够赢得美国公开赛冠军,”他说:“仅仅一年之前,我还总是在美国举行的赛事中遭遇困境。美国球员在他们的本土赛事中总是比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打得充满自信,而且这里高温和潮湿的比赛条件也十分艰苦。”
 
美国公开赛结束后第二天的那个星期一,令费德勒意识到美国媒体有着全然独特的时间表。他被一辆加长的豪华车从一家电视台送到另一家电视台——早晨7点45分就出现在ESPN的谈话节目“冷批萨”中,然后是8点半的“CBS清晨秀”和9点半的“雷吉斯与凯莉现场秀”节目;紧随之后的是在时代广场的拍摄,以及在硬石餐厅接受几位主流平面媒体记者的采访。下午两点半时,他在约翰·麦肯罗的电视谈话节目作嘉宾,最终他又出现在“查理·罗斯秀”的节目中。在其中的两个电视节目里,他都在乒乓球台前展示了他的技巧。几乎所有的事情可以在美国成为现实,但在电视演播室里临时搭出一片网球场来可不是其中之一。
 

 
第二十五章 将纪录插遍全球
(Setting Records Around the World)

 
到10月初时,费德勒已在2004赛季赢得了十个冠军并取得69胜6负的总战绩,他的赛程表上仍然还有四项赛事。他有希望打破另外两项重要的ATP纪录——单赛季最多的单打胜场数(86项)以及单赛季冠军数量(12项),这两项纪录都是奥地利的左撇子泥地球王托马斯·穆斯特在1995年创造的。然而,意外发生了,因为自觉在世界之旅后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费德勒退出了马德里站的赛事。他更希望将精力集中于赢得另一项就像他期望赢得法国公开赛一样的赛事——瑞士室内赛。赛事周一在巴塞尔市政厅举行的开赛典礼上,费德勒情绪良好,语调欢快地告诉汇集而来的记者们,他为这周的赛事做了怎样充分的准备。然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后,他在一次训练中一定是被“巴塞尔诅咒”瞬间击倒——他突然感到左大腿出现了不同寻常的疼痛。疼痛感在周二的训练中依然挥之不去,他于是很快进行了一次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一条肌肉纤维撕裂,一种网球运动员的常见伤病。
 
取代他长期渴望的在家乡夺冠的是,瑞士室内赛却为他带来了职业生涯中一段最苦涩的时刻。在根据赛程他应该参加首场比赛的“圣雅各布什尔周二”夜晚,他出现在了现场,却穿着一身便装。费德勒退出了赛事,并且向媒体与公众解释着他的遭遇。“我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他说道:“我做了完美的准备,原本有大好机会赢得桂冠。”
 
费德勒及时恢复了健康,正好可以赶上前往休斯敦去争取卫冕他的网球大师杯赛冠军。
 
至少,费德勒已经从他的大腿伤病中完全恢复了。距离他在曼谷所参加的最后一项赛事已有六周的时间过去,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就很快找到了他的节奏感。费德勒顺利取得了对加斯通·高迪奥(Gaston Gaudio)、莱顿·休伊特和卡洛斯·莫亚的小组赛胜利并打入半决赛,在那里他将面对如今已师从费德勒曾经的教练皮特·朗德格伦指导的马拉特·萨芬。
 
一个延续了整整27分钟并且被费德勒最终以20比18拿下的第二盘抢七局,成为费德勒与萨芬这场半决赛的高潮。这38分也追平了网球历史上最长的抢七局纪录——与比约恩·博格在1973年温布尔登赛上与普雷米特·拉尔(Premjit Lall)一战以及戈兰·伊万尼塞维奇在1993年美国公开赛上和丹尼尔·内斯特(Daniel Nestor)交手中抢七分数的数量持平。“真糟糕,我们没能打破纪录,”费德勒开玩笑说:“我们原本可以商量好把纪录破了的。”费德勒情绪很好,因为即便他浪费了七个赛点,他同样也顽抗过了六个盘点并最终以6比3和7比6(20比18)赢得了胜利。有趣的是,费德勒实际上在10比9领先时在第三个赛点上就已赢得了这场比赛,电视慢镜头重放显示,费德勒是一次错误的线审判决的受害者。费德勒同样声称:“我甚至看到了萨芬回球在场地上留下的痕迹,那确实出界了。”几乎所有其他的球员都会对如此不公正的判决疯狂地抗议,特别是在比赛如此关键的时刻。然而,费德勒的反应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尽管他可以凭借萨芬的这次失误赢得比赛的胜利。他继续投入到这场恶战之中,并且努力说服自己,萨芬的那一次回球也许真的落在了界内。“否则我一定会疯掉的!”他事后说道。

 
 
在另一场半决赛中,罗迪克在休伊特面前垮掉了,他输掉了这场比赛的最后20分并以3比6和2比6败阵。一些尖酸刻薄的家伙指出,罗迪克也许很欢迎这场失利,这样他就可以避免遭受在一年中第四次在决赛中输给费德勒的命运。取而代之的,现在是费德勒在这个赛季中与休伊特的第六次交手,而且连续第六次地,费德勒成为赢家。这场6比3和6比2的胜利给予费德勒连续第13场决赛胜利,打破了他之前与麦肯罗和博格共享的决赛最长连胜的历史纪录。
当费德勒结束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后在球员休息室里以香槟酒庆祝胜利时,他看上去和任何一位结束了平常一周工作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这一天,如梦幻般的一年终于宣告落幕。费德勒赢得了包括三个大满贯赛事以及网球大师杯赛在内的11个单打冠军,他的赛季总战绩为74胜6负,标志着自约翰·麦肯罗1984年的82胜3负以来男子网坛的最佳胜率。他赢得了非常丰盛的奖赏,仅仅是在这一周时间里——就像一年前在休斯敦那样——他便获得创造个人纪录的152万美元奖金,并且将赛季总奖金提升到了6,357,547美元。
 
自从在奥运会上经历了对伯蒂奇的毁灭性的失利之后,费德勒在赛季的剩余时间里保持不败。如今,他已是四次大满贯赛事的冠军得主,并且以世界第一球员的身份结束了这个赛季。在他与米尔卡飞往马尔代夫群岛享受一些休息和放松之前,费德勒还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让时间停止不前,好让我静静享受这美妙的时刻。”当然了,这个愿望可没有人能够实现。


全部章节:


0
大家都爱看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