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罗杰数据 > 正文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16-20章)

2018-01-01网络 编辑:瑞内·施道弗

第十六章 魔幻星期日(A Magic Sunday)
(这一章记录了费德勒的人生首个大满贯)
 
 
和他一年前居住在一套豪华公寓中不同,费德勒接受了皮特·朗德格伦的建议,这一次转而在温布尔登村的湖畔街10号租下一套面积不大、陈设简单的三房公寓。费德勒和朗德格伦、他的女友米尔卡·瓦瑞尼奇以及他的理疗师帕维尔·科瓦奇共同住在这套普通公寓里,因为狭小的居住条件,科瓦奇只能睡在客厅。费德勒提前来到了全英俱乐部热身,他刻意保持低调,只接受那些必须参加的采访,不看任何报纸,而且也不参加双打比赛,好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单打上。“要想把他和所有人隔开可不见件容易的事情,电话铃总在不停地响,所有人都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米尔卡透露道,她如今已正式承担起经纪人的职责,为他安排各种约见及旅行的行程。尽管他的大满贯记录相当凄惨,英国的大部分博彩公司仍将费德勒看作是夺冠热门之一,并为他开出仅列在安德列·阿加西和安迪·罗迪克之后的5:1的夺冠赔率。
 
有一件事情在1/4决赛之前就已确定,那便是男子巡回赛将连续第七年诞生一位新的大满贯赛事冠军得主。在休伊特出局之后,法国公开赛冠军胡安·卡洛斯·费雷罗以及头号种子安德列·阿加西双双被淘汰,澳大利亚的非种子球员马克·菲利普西斯在爆冷以五盘淘汰阿加西的第四轮比赛中轰出了46记ace。
 
在男子赛事休赛的星期二这一天,费德勒仍被背痛纠缠,但他在电话采访中打消了瑞士记者们的疑虑:“我肯定会上场比赛的。”但在那个晚上,荷兰记者们暗示,费德勒的对手岑·沙尔肯(Sjeng Schalken)可能无法出赛,根据他们的报道,他们的这位同胞因为脚部遭受严重的淤伤而被送进了医院,而且还拍摄了X光片。
 
雨水给了沙尔肯一些喘息之机,这场比赛原来被安排在周三于中央球场举行,但因为下雨,现在则被安排在周四的二号球场。“即便我已接受了注射治疗,但如果我在周三比赛的话,我也很可能最多打两局就交了白旗。”沙尔肯哀叹道。周四仍然下了些雨,令比赛再次推迟三个小时开打,已基本康复的费德勒从位列12号种子的荷兰人手中拿下一场相对来说显得例行公事的6比3,6比4和6比4的胜利。在只坐满了一半观众的看台前,费德勒在这场发挥出色的1/4决赛中只出现了8次非受迫性失误而已。
 
费德勒长舒了一口气,他终于第一次地出现在大满贯赛事的半决赛赛场,并且成为继马克·罗塞特之后第二位跻身大满贯赛事男单半决赛的瑞士球员,他的这位前辈在1996年法国公开赛的半决赛上输给了迈克尔·施蒂希。费德勒的这场半决赛被看作是提前进行的决赛,球迷和专家们都将这场他与安迪·罗迪克之间半决赛的胜者看作是温布尔登桂冠的最终得主。罗迪克在他最近的十场草地比赛中保持全胜,是排名世界第6位的球员;而另一场半决赛,则在来自法国的赛事14号种子塞巴斯蒂安·格罗斯让与世界排名第48位的澳大利亚人马克·菲利普西斯之间进行。
 
罗迪克被认为是美国网球上一代君王阿加西和桑普拉斯王位的最好继承人,他是美国网球媒体的宠儿,而且被他们看好能够打败费德勒——尽管他输掉了和这位瑞士对手之前的全部三场比赛。费德勒似乎对此不以为意——他半开玩笑地说:“他这场比赛恐怕连200个ace球都发不到呢!”
 
费德勒以绝对是他赛事至今最好的一场比赛赢得了这场对决,在这场他以7比6(8比6),6比3和6比3获得的胜利中,他的发球坚不可摧,全场比赛只有两次面对破发点的考验。费德勒首次打入大满贯赛事的决赛,当他走出中央球场时,那些欣赏了他才华横溢表演的球迷们不禁为他起立鼓掌欢呼。“除了起立欢呼之外,观众们别无选择,”第二天的伦敦《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写道:“费德勒在横扫赛前更被人看好的罗迪克的比赛中所打出的网球,是激荡人心和完美无暇的,那只可能在草地上实现。”
 
和费德勒本场比赛发出的17记ace球相比,一向以大力发球著称的罗迪克却只发出了4个。费德勒也将这场比赛列为他职业生涯至今最好的表现之一,他说:“我倒没觉得我打了一场完美的比赛,但这绝对是一场很棒的比赛。”
 
朗德格伦也记不起费德勒上一次打得如此之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罗迪克则完全被打得找不到北。“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谁会比他更有天赋,”罗迪克说:“他几乎无所不能,他是一位伟大的运动员,他在球场上跑得实在太快了!”
 
费德勒终于证明了,他在大满贯赛事最后几轮的关键之战中同样可以应付裕如。这原本就是他在青少年时期的一个特质,但这一能力却在职业网球的最大舞台上一直未能得到展现。
 
不过,他职业生涯至今最重大的比赛仍在前面——温布尔登决赛。他的对手将是菲利普西斯,他同样是直落三盘赢得了半决赛,而且是以和费德勒与罗迪克之战一模一样的比分7比6,6比3和6比3将格罗斯让淘汰。这个澳大利亚人曾是世界前十球员,并打入过1998年美国公开赛决赛,但是输给了同胞帕特里克·拉夫特。菲利普西斯以收集昂贵的跑车和摩托赛车以及他对漂亮女人的欲望与追逐而闻名,而他的竞技状态以及网球事业却在伤病以及这些让他分心的事情干扰下越来越糟。在经过了第三次膝部手术之后,菲利普西斯曾不得不暂时被困轮椅,但他奋力打回到第48位的世界排名。
…………
当费德勒在决赛前一天的周六走进新闻发布厅时,训练后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的他看起来相当乐观和放松。“和罗迪克的那场比赛相比,这将是一场完全不同的比赛,”他说:“菲利普西斯喜欢在发球后上网,而且他的发球落点也更浅一些;我必须站得离底线更近并且用不同的方式接发球,而不是像对阵罗迪克那样将发球挡回去就可以,我得努力将球回到他的脚下,让他难以找回节奏。”
 
(此处省略本场决赛的具体细节,费德勒夺冠的比分是——7比6,6比2和7比6)
 
费德勒,在来到网前之前,他双膝跪地、高举双臂、仰望天空,然后再看向皮特·朗德格伦、米尔卡·瓦瑞尼奇和帕维尔·科瓦奇,看着在看台上跳起来的他们相互拥抱。费德勒与他的对手以及主裁握手,并向观众挥手致意;然后,他左手掩面走回座椅,坐在那里开始哭泣。当赛会裁判长阿兰·密尔斯(Alan Mills)向他表示祝贺并抱住他的双肩时,他仍然哭得相当厉害。他再一次看向天空,并又一次地向着为他起立欢呼的现场观众挥手致谢。然后,他坐回座椅,任泪水继续尽情地流淌。
 
从比赛的最后一分结束仅仅过去了一分钟而已,但对费德勒来说,这一分钟里的每一秒都像是一分钟那样漫长。“我彻底放松,但也筋疲力竭,我被强烈的情感所淹没,”他说道:“我感觉自己跪在草地上的时间比实际上更长。”在颁奖仪式准备的过程中,一种庄严而几乎虔诚的宁静氛围开始笼罩在中央球场上空。按照传统的程序,肯特郡公爵向费德勒授予了47厘米高的“挑战杯”,这座自1887年便开始使用的顶部镶有微型菠萝图案、并且有着两个把手的镀金的银质奖杯,毫无疑问是网球世界中最漂亮也最重要的冠军奖杯。费德勒高举起奖杯,却还没有勇气去亲吻它;亲吻,现在来说仍显得太早了。这个奖杯将长留温布尔登,而费德勒带走的将是一个22厘米高的复制品。
 
当在场边接受英国BBC电视台主持人苏·巴克尔(Sue Barker)的冠军采访时,费德勒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声音。当这位前英国头号球星问及他是否知道他的很多朋友都从巴塞尔赶来观看这场决赛时,他激动得难以自控,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他泣不成声地说道:“感谢每一个人······这真是太美妙了······”
 

 
第十七章 奶牛相赠胜利者(A Cow for the Victor)
 
 
(绰号“奶牛”的费德勒 和朱丽叶一起 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两头“牛”
这是轻松有趣的一个章节 就让我们带着轻松的心情 等待罗杰美网赛上的决赛对手 以及这场决赛吧!)
 
五年前身为温布尔登青少年男单冠军时,费德勒因为要赶赴加斯塔德参加他的第一项ATP巡回赛事而错过了传统的温布尔登冠军晚宴;这一次,加斯塔德人愿意耐心地等待。和女单冠军塞雷娜·威廉姆斯以及混双桂冠得主玛蒂娜·纳夫拉蒂诺娃和里安达·佩斯一起,身着正式晚礼服的费德勒参加了在沙沃尔酒店举行的冠军晚宴,他是和他的女友米尔卡·瓦瑞尼奇、教练皮特·朗德格伦以及母亲勒内特一起出席的,并且再一次以他简短的致词令全英俱乐部的尊贵会员们感到深深着迷。“我非常自豪现在能够加入你们的俱乐部,”他说:“这让我可以在闲暇时分来这里打上几球,谁想和我单练一场的话,只要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
信守承诺去参加温布尔登赛后那一周在巴斯塔德举行的瑞士公开赛,对于费德勒来说非常重要;正是五年前在巴斯塔德,他凭借一张外卡才得以参加他职业生涯的首项ATP巡回赛。费德勒依然保持着对这项赛事的忠诚,而当温布尔登新科冠军将真的要参加在加斯塔德这项小型泥地赛事的消息得到确认后,赛事又收到了另40家新闻媒体的采访申请。
 
7月7号星期一的加斯塔德当地时间晚上6点11分,费德勒的私人飞机驾临这个瑞士山区小镇。他在机场被以香槟酒相迎,并且被允许从贝尔乌酒店中的两件套房中挑选一间:星空套间或是天塔套间,他选择了能够仰望星斗的那一间。
在周二等待着他的下一个惊喜则是一个800公斤的庞然大物,在他这一天首场单打比赛之前的五个小时,他在“迎接温布尔登冠军”的官方祝贺活动上接受了加斯塔德中央球场上6千名球迷的欢迎,并且在那里被赠予了他的下一份礼物,一头名叫朱丽叶的奶牛!这头奶牛是以雅克·赫门贾为首的赛事组织者赠送的礼物,他们向费德勒保证,他可以把这头奶牛放养山野,并随时可以享用以它产下的牛奶制作出的奶酪。朱丽叶现在属于费德勒了,它后来还产下了一头小牛。在那一年的剩余时间里,朱丽叶成为费德勒与媒体交流的一个主要话题。而在那年冬天,就像当初约定的那样,他甚至还去看望了朱丽叶一次。
 
在瑞士的山区,费德勒继续驾乘着成功的波浪,这股浪头将他带到了他之前从未在瑞士公开赛来到过的地方。他首次打入了这项赛事的决赛,但在和排名世界第10位的杰里·诺瓦克的五盘挣扎中最终体能耗尽。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将是他最后一次在决赛中输球。
费德勒在伯尔尼阿尔卑斯山区度过的时间让他更加理解了他大满贯胜利的重要性,在这个去什么地方都在步行距离之内的小型而豪华的度假村里,他除了面对公众之外别无他选。费德勒意识到,他现在真的是一位超级明星了,但那似乎没有让他感到一丁点儿烦恼。毕竟,一路迈上巅峰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心愿,而如今,他已经准备好去应对所有随之而来的结果。“一次温布尔登胜利就足以改变你的整个职业生涯、你的整个生活,以及你的内心世界,”他承认:“人们看待你的方式完全不同了。我总是希望能在温布尔登赢得我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那里是所有一切开始的圣地,全白的服装、草地——那绝对是如此的古雅经典。”
 
不过,直到他在赛季结束后享受假期时,他才终于能够在安宁平和的环境与心境之下回顾在温布尔登赢得的这个冠军,他在此时才完全意识到他的生活是如何被改变了。“当我躺在撒丁岛的海滩上,阳光照在我的肚子上,我对自己说,‘你现在是温布尔登冠军了,永远也不会有人把这个头衔从你这儿夺走。’”他事后说:“有些时候,我会在赛场上畏缩不前,进入一种我事后根本想不起发生了些什么的恍惚状态。但突然之间我又能进入到无敌状态,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为我自动开启,我感觉我根本不可能犯任何错误;在我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比赛里,我能够打出如此之高的水准,这简直太美妙了,那将在今后的数月甚至数年中带给我自信与灵感。”

 
第十八章 手可摘星辰 (Reaching for the Stars)

 
(这一章的内容告诉我们,费德勒登上世界第一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水到渠成,之前也曾错过了好几次机会。如今,他刚刚从世界第一的位置上走下;这一次,他需要怎样的过程才能重上排名榜的巅峰?)
 
在一座大满贯冠军奖杯终于到手之后,罗杰·费德勒如今要专注于他的下一个重要的职业目标——拿下世界第一的排名。当他在温布尔登夺冠后离开伦敦时,他已经是仅列33岁的安德列·阿加西与法国公开赛冠军胡安·卡洛斯·费雷罗之后的世界第三号球员。费德勒说,此时专注于甚至仅仅是谈论世界第一的排名都还为时过早。“这还太早了,”他说:“我知道我首先需要在大满贯赛事上获得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这一点我已经做到了;现在我也明白,我在今后的几年里有机会成为世界第一。”
 
费德勒升至世界第一的最初机会比他料想的要早得多便来到面前。在他22岁生日后的第二天,当他在蒙特利尔举行的加拿大公开赛上面对安迪·罗迪克时,他距离世界第一的排名仅仅只有一场胜利的距离。费德勒在和这位年轻美国球员的前四次交手中保持不败,他在温布尔登半决赛直落三盘的胜利对于两位球员来说都还是十分新鲜的记忆。尽管在决胜盘中取得了4比2的领先,但费德勒似乎情绪紧张而心神不安。在这场4比6,6比3和6比7(3比7)输给罗迪克的比赛中,费德勒的十次双误最终毁了他成为世界第一的良机。“我太紧张了,我的全身都在发抖。”他在事后承认。
一周之后在辛辛那提,费德勒如果打入半决赛就能赢得世界第一的排名,但他在第二轮就被大卫·纳尔班迪安击败。
 
每年的最后一项大满贯赛事美国公开赛,给了他攫取头号排名的又一次良机。在赛事刚开始时,费德勒看上去已在世界第一的争夺中占据了最有利的地形,因为在世界第一排名的几位竞争者中,他是需要保住在去年赛事中所获积分最少的一人。他在未经受什么大的挑战的情况下赢得了前三轮比赛,但在第四轮中,他面对的对手又将是纳尔班迪安。
 
媒体和网球行家们为这个阿根廷人贴上了费德勒主要天敌的标签,在他们作为职业球员的四次交手中,纳尔班迪安赢得了所有胜利。然而,费德勒否认了有关纳尔班迪安是他最害怕的球员的看法。
 
“那确实有些让我恼怒,因为我从未说过那样的话,而且我也并不那么看,”他在纽约几乎是挑衅般地对记者们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被他打得很惨,而且我在青少年时期甚至还曾战胜过他。”
 
因为雨水造成的赛程混乱,美国公开赛的第二周赛事简直成为了一场灾难,原计划在赛事第二周的周二举行的这场第四轮比赛,却一直拖到周四的下午三点才得以开战。在经过了四小时的缠斗以及另外两次因雨导致的比赛暂停后,费德勒在第五次职业交手中也第五次地输给了纳尔班迪安,比分是6比3,6比7(1比7),4比6和3比6。这个阿根廷人对他来说,仍是一个谜团。
 
费德勒不再对2003年成为世界第一抱有太大的希望。“罗迪克和费雷罗配得上排在我之前,”他在室内赛季开始前表示:“费雷罗是世界上最好的泥地选手,罗迪克则是最棒的硬地球员;这个秋天,我只想证明我是最优秀的室内赛选手。”他并未能拥有这样的运气,尽管他在维也纳站决赛中击败了卡洛斯·莫亚,职业生涯中首次成功卫冕,但在这个秋季赛季的其余时间里,他并没有打出他所希望的战绩。 


 
第十九章 德克萨斯决斗(Duels in Texas)

 
(不到两个月之后,费德勒将再次来到中国,参加在上海举办的最后一届大师杯赛;这个章节向我们展示的,则是他在2003年赢得的职业生涯首个大师杯赛桂冠)
 
 
和他一年前在所有组织工作都细致入微的上海首次参加大师杯赛相比,费德勒对于位于一处住宅区中央并且拥有包括全部四大满贯赛事场地类型的46片球场的休斯敦西区网球俱乐部的条件深感沮丧。首先,球场地表从司线员座椅处向下倾斜,其不平整的程度竟然足以引起球的不规则弹跳;明显是仓促竣工的新建体育馆只能坐下7,000名观众,这样的容量对于这种高级别的赛事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加上休斯敦大师赛又是近20年来首次同时举行年终单打和双打总决赛,费德勒和他的大师同行们发现,不仅更衣室里没有足够的空间令球员安心准备,连训练场地都不够使用。在他此次休斯敦之行中曾经有一次,费德勒和朗德格伦被迫在一个没有球网的场地上训练!
 
费德勒的签运也丝毫都没能让他的情绪有所好转,他在小组循环赛中被分在“蓝组”,同组的队员有胡安·卡洛斯·费雷罗、安德列·阿加西以及······大卫·纳尔班迪安。对于输掉了和费雷罗最近五场比赛中的三场、对阿加西之前已三战不胜、对纳尔班迪安更是职业生涯五战皆负的费德勒来说,这将是一次艰难的挑战。
 
在赛前的媒体圆桌采访中,费德勒毫无保留地表达了他对赛事的批评。他自信而客观地指出,他认为赛事在室外举行是不对的;他在讨论到不尽完美的比赛条件时也同样毫不含糊,明确表示太小的球场以及倾斜的场地根本无法达到网球大师杯赛的标准。他的这些批评是一以贯之的——无论他是在用英语、法语还是德语回答问题时。
 
他的这番评论很快引起了反响,在接受媒体采访很短的时间过后,费德勒突然被一位灰头发的男子接近并攀谈起来,对方在面对温布尔登冠军时甚至都没有体面地自我介绍一下。此人是吉姆·麦金维(Jim McIngvale),他和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太太琳达正是西区网球俱乐部的拥有人。麦金维,在他那则生动搞笑的电视广告中也被称作“床垫大王麦克”,是让这项赛事成为可能并且运作赛事的一个容易激动的家伙;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其家具品牌“画廊家具”在美国的同类产品中最为成功。他简直就是喜爱搬弄是非的德州人的活生生代表——就像在很多玩笑中我们对德州人所拥有的固有印象那样。
 
费德勒对赛事以及场地设施的批评传到了麦金维耳朵里,他将之看作是一种对他个人的侮辱。麦金维用一种温布尔登冠军完全不习惯的方式直面并责骂费德勒,费德勒感到迷惑、受伤害、失望和愤怒。有一阵子,他甚至考虑过干脆退出赛事走人;幸运的是,他对这个想法重新加以考虑。
《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猜测费德勒可能还没有意识到麦金维是怎样的一个大人物,这家报纸于是向费德勒解释说,他是“自抢七局赛制引入以来网球界最美好的事物”。这份报纸还透露,麦金维已经招募了很多疯狂的球迷营造气氛,并且怂恿他们在费德勒对阿加西的首场比赛中向费德勒喝倒彩。
 
毫不意外地,费德勒在和阿加西的比赛中显得有些不那么自在,后者年初赢得了澳大利亚公开赛桂冠。在第一盘的抢七局中,费德勒很快就丢掉了前六分,最终输了个3比7。但他并没有在困难的情况下退缩,费德勒发起反击并赢得了第二盘,这也是他在和这位美国传奇球星的所有交手中拿下的仅仅第二盘。当费德勒在决胜盘取得5比3领先时,一场大胜看似就在眼前。然而,就像他两个月前和休伊特在戴维斯杯赛的那场交手一样,当一场大胜临近时,他却难以自控地愈加紧张起来。费德勒的一次双发失误让阿加西起死回生,第三盘的比分被扳成了5比5平。麦金维招集来的众多球迷们兴奋得又跳又叫,而麦金维自己也毫不掩饰地公开为阿加西加油助威。费德勒的失望之情是显而易见的,在第三盘的抢七局中,他的又一次双误令他以小分1比3落后。看上去,一切都将很快结束。
 
但在这之后的几分钟却成为费德勒此项赛事中的最重要时刻——可能对他的职业生涯来说也同样如此。也许是受益于阿加西因为第二个孩子的出生而自两个月前结束的美国公开赛后就没再参加过一项赛事的事实,费德勒得到了缓刑般的喘息之机。在发出一次双发失误后,阿加西又打丢了被他称为“我从1989年以来就再没打丢过的简单正手”,让费德勒重新看到了生机。不过,阿加西还是在6比5领先时率先拿到了赛点,但他的接发球出现失误。两分之后,阿加西在7比6时再次拿到赛点,但费德勒用一次精彩的正手进攻将自己从悬崖边拉回。又一分的争夺之后,反倒是费德勒在8比7领先时握有一个赛点,阿加西的接发球危险地落在线的附近——有些人甚至说那个球出界了——但在司线员没有喊出界的情况下,费德勒未受影响地继续打了下去,并且以一记华丽的正手斜线穿越球获得对这位美国传奇巨星有史以来的首场胜利。6比7(3比7),6比3,7比6(9比7),胜利者是费德勒。
(………费德勒最终在决赛中直落三盘再次击败阿加西夺冠)
 
似乎只有在决赛中坐在看台最高一排的麦金维先生,对赛事具有另一种扭曲的看法。任何一个听到他在颁奖仪式上冗长发言的人都会认为,是阿加西而不是费德勒才是大师杯赛的冠军得主。在他赛后颁奖仪式上的发言中,麦金维尽情地称颂着阿加西的功绩、天赋和成就,而仅仅给费德勒,那个实际上赢得了这项赛事的人,留下短短一句话的称赞 

 
第二十章 意外分手

 
在休斯敦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罗杰·费德勒阵营中的成员将有任何预期中的变动;皮特·朗德格伦仍是罗杰的人,所有的事情看上去都将保持现状。在西区网球俱乐部接受的一次采访中,朗德格伦还讨论到了他们即将确定的2004赛季新策略,以及12月份休赛期中的训练方法。“罗杰仍有不少改进空间,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说:“我们必须继续在网前截击以及接发球上下功夫,他的发球也能够变得更好,同时他还可以更强壮和快速。”
 
在此期间,很多瑞士人都开始喜欢上了朗德格伦。他是这颗“瑞士网球皇冠上明珠”的“代理父亲”,像对待自己儿子那样将费德勒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谁又不会喜欢上这个总是微笑着的、友善而活泼的瑞典人呢?他以他独特的方式将职业精神、松弛、认真以及幽默感集于一身。和他的很多教练同行相比,朗德格伦在工作中通常只是隐身幕后,刻意回避公众的关注及名声,而宁愿让他的学生独享聚光灯的追逐。不仅如此,他的球技以他38岁的年龄仍然十分出色;因为他笨重的身材,很多人绝不会料到他还能保持如此精妙的手感。
 
所有这一切,令他们在12月份宣布的分手消息更加令人震惊。这条消息首先是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泄漏了出来,费德勒和朗德格伦原本在12月15日安排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计划共同宣布终止他们教练与球员间的合作关系;然而,一位消息灵通的记者提前六天就在《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公布了这条消息。费德勒和他的经纪人被迫改变计划,临时做出应对。
 
一份新闻通稿仓促发布,宣布了他们的工作关系确实已经解除——“罗杰在与皮特·朗德格伦合作过程中所获得的技艺与成功,令他对今后即将到来的挑战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这同样也意味着,他产生了适应新的训练环境的意愿。有关继任者的进一步消息还在进展过程中,相关决定并未做出。”
同一天晚上,一次精心安排的新闻发布会在费德勒的律师伯恩哈德·克里斯滕(Bernhard Chirsten)在巴塞尔的办公室举行。温布尔登冠军正处于备战新赛季的半途,他和他的母亲共同到场,后者在他年中与国际管理集团(IMG)分手后已成为他团队的一个核心人物。他的脸庞毫无表情并且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于这个总喜欢将所有事情都置于自己掌控之中的人来说,此次混乱的沟通过程并不令人享受。
 
费德勒发现,他很难用语言表达出分手的原因。他谈及两人之间失去了往日的激情,并透露从2003赛季初就开始酝酿的这一决定最终做出的漫长过程。“我们的工作关系已经变成了日复一日的苦差事,特别是在最近的几个月中,”他说道:“我感觉我需要一些新的东西,新的刺激,一个能够将我的网球带得更远的人。”他解释说,他几个星期前就已经告诉过朗德格伦,他感觉他们的合作不再奏效。“他告诉我,如果我觉得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他不会挡住我的去路。”费德勒说。他还透露,他是在毛里求斯度假时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皮特和我一样失望,我们是在事情处于绝对顶峰的情况下分手,而那让这一切变得更难,好在我确信我们仍将是朋友。”
 
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具有说服力解释的决定,也让一些人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有一些并没有公开讨论的其他因素促成了这一决定的做出;一些人甚至批评,费德勒在他事业的顶峰期却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这两个人翻脸了吗?是为了钱吗?是不是因为这个瑞典人对费德勒来说已经太贵了,因为他现在挣的奖金比任何球员都多?此事还有其他人介入吗?继任者是不是已经找好了?费德勒是不是听信了什么谗言,以至于他将会漫不经心地将他奋斗来的所有成果都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新苏黎世报》立即猜疑米尔卡,这位“费德勒球场上的第一夫人”,在解聘朗德格伦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最用。这一理论虽被费德勒坚决否认,但在这个圣诞节的阴湿天气里,丝毫也没能起到振作他和他女朋友精神的作用。
 
即便朗德格伦几个月后接手了费德勒最强的宿敌之一马拉特·萨芬,他们曾经的师徒情份确实没有因为分手而被玷污。费德勒和朗德格伦圣诞节前在瑞士再次会面,朗德格伦说:“我们进行了一次很长时间都没有过了的倾心长谈。”



全部章节:


0
大家都爱看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