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罗杰数据 > 正文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引言)

2018-05-22网络 编辑:瑞内·施道弗

那还是1996年的9月11日,我接受了《每日导报》撰写一篇有关世界青少年杯赛的报道任务;这项赛事类似于为青少年球员而设的戴维斯杯赛,而且正好在我们报社总部的苏黎世举行。一开始我相当疑虑,一项由那些不知名的十五六岁小球员参加的团体赛,谁会对这种报道感兴趣呢?我将这次报道看作是一项苦差,我得“感谢”瑞士网球协会,他们为了庆祝协会成立100周年而主动承担了那一年赛事的举办权。唉,这肯定不会成为一次有趣的报道任务。
 
也正是在那一天,我第一次遇见了罗杰·费德勒,他在一片由铁丝网围绕着的外场上比赛。瑞士网协的官员告诉我,费德勒是一位相当不错的少年球员;除了有时候脾气太坏之外,其余方面都无可指摘。当时刚刚15岁的他还没有达到参加这项赛事的年龄标准,但他却已经拥有令人吃惊的资历——他已赢得了五个瑞士青少年锦标赛的冠军头衔,并且成为瑞士16岁以下年龄组最好的球员,甚至已拥有了第88位的全国排名。
 
那一天,费德勒的对手是一位叫做诺胡尔·弗拉卡西(Nohuel Fracassi)的意大利少年;在和费德勒的这场比赛之后,我就再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弗拉卡西比费德勒大一岁,也更加高大和强壮;当我来到比赛现场时,他已经拿下了第一盘。比赛的氛围就像是一场不那么重要的俱乐部休闲比赛,现场只有三四个观众和一位裁判,没有球童,所以球员必须自己捡球。然而,我立即就被费德勒那优雅的球风吸引住了。我在15年的网球记者生涯中已经见识过很多球员,但很明显,一位非凡的天才正呈现在我眼前。他能够轻松地打出上旋球,以至于他的意大利对手即便在自己擅长的慢速泥地球场上也只能一次次地眼睁睁看着来球从身边飞过。几乎是悄无声息地,他用他的黑色球拍送出得分球,并且快速而优雅地在球场上移动,他的击球动作协调且才华横溢。
 
费德勒成熟的球技和他的场上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可真是个暴脾气!在这个9月的下午,他的脾气会因为是哪怕最微小的失误而突然爆发。有几次,他因为愤怒而将球拍远远地摔出球场;他几乎从未停止过苛责自己,即便球只是稍稍出界,他也会对自己大喊“蠢货”或是“笨蛋!”有时候,他甚至会在赢得一分后大声责怪自己,因为他对击球并不满意。
 
他似乎对他身边所发生的所有事都毫不在意,整个世界里只有他、网球、球拍——以及,他暴烈的脾气。在这样的高压氛围下,他在这一天与自己交战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与他隔网相对的对手。这种双重折磨将他推至极限,我猜想他会最终输掉比赛,尽管他在技术上高人一筹。我错了,费德勒以3比6,6比3和6比1赢得了胜利。
 
我事后又发现,费德勒一天前已经从一位叫做莱顿·休伊特(Lleyton Hewitt)的顽强澳洲少年手中赢得了另一场艰难的三盘比赛,他逃过了一个赛点并最终以4比6,7比6和6比4获胜。这场费德勒和休伊特之间的比赛在大约30位购买了当天门票的观众前上演,另外还有四位购买了赛事季票的球迷。当时,谁也不会知道这两位少年最终成为了两位伟大的球员——他们都获得了世界第一的排名,并且在坐满观众的网球界最盛大的舞台以及成千上百万的电视观众面前献技。
 
我想更多地了解费德勒,于是我和他约了一个采访。当他坐在健身房更衣室我对面的木桌旁时,他又一次让我吃惊。我担心这个年轻人会因为一家国家级报纸的陌生面孔的出现而沉默寡言,以至于说不出任何有用的或能够被我引述的话语。但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带着顽皮的笑容,费德勒一直流畅而充满自信地表达着自己。他解释说他的偶像是桑普拉斯,他已经在日内瓦湖边埃库布朗(Ecublens)的瑞士国家网球中心训练了一年。他还说他也许是世界上他这个年龄组中最好的三四十位球员之一,他想成为一位顶尖的职业球员;当然,他还必须改进他的技术——以及他的态度。
 
“我明白我不能总是抱怨和怒吼,因为那会伤害我并让我打得更糟,”他说道:“尽管失误是正常的,但我总是很难原谅自己的任何错误。”他看向远方,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人就是应该打出完美的网球。”
 
打出完美的网球——那才是他的动力之源。他并不只是想打败对手和赢得冠军,尽管他承认他也愿意名利双收。但对他来说,出于本能地,作为球员的旅程意味着击球并且用球拍将球打向球场上尽可能完美的位置。他似乎沉溺于这个想法而无法自拔,这也恰好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在赢得分数后仍会变得沮丧;他并不是想在这个中间有网的长方形球场里去统治对手,他想统治的是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网球。
 
费德勒在世界青少年杯赛上的胜利是徒劳无功的,缺少了一位强大的第二单打球员以及富有经验的双打组合的瑞士队,最终只位列第15名。罗杰·费德勒赢了,但瑞士队却输了——这种情况在未来的戴维斯杯赛中又多次上演。尽管如此,这个暴躁少年仍然得到了参加世界青少年杯赛的澳大利亚代表队教练达伦·卡希尔(Darren Cahill)的称赞,这位前美国公开赛男单四强球员当时是莱顿·休伊特的教练,“他已经拥有了日后在职业巡回赛中成功的所有能力。”卡希尔这么说道。
 
当我回到办公室时,我已经收集到了能够写出一篇好报道的足够素材。这是我第一篇关于罗杰·费德勒的报道,当然也远非最后一篇。那篇报道的题目就是——“人就是应该打出完美的网球”。
 

引子:没有人料到是他
 
俗话说“三岁看老”,这对于网球来说也许比其他任何运动项目都更合适。世界各地那些数量庞大的充满野心和天赋的少年球员们,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到达网坛的巅峰,但那些真正的冠军总是在很早的年纪就已经能令周围人相形失色。
 
就好像,我永远也忘不了1984年温布尔登公开赛上的那一天,我的德国同行克劳斯-皮特·维特(Klaus-Peter Witt)——人们都叫他“KP”——冲向我、抓住我并且将我拖出嘈杂的新闻中心。“我们找到他了!我们找到他了!”他大喊着:“红色炸弹终于来了!”
 
KP领着我穿过全英俱乐部东北角的密集人流,来到了第13号球场,那里似乎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骚动;人们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往场地里看。一位红头发、蓝眼睛的16岁少年正在横扫美国对手布莱恩·威伦博格(Blaine Willenborg),红头发当时已经以6比0和6比0领先了,英国记者们疯狂地查找着上一位在温布尔登一局不失地拿下胜利的球员资料。不过这个少年让他们免受这项工作之苦,他在第三盘丢掉了四局。
 
这个家伙是一个无以伦比的上天赐物,他用他蛮横冷酷的发球和底线球痛击着网球,他的名字是鲍里斯·贝克尔(Boris Becker)。说到贝克尔,他曾经的德国教练克劳斯·霍夫萨斯(Klaus Hofsaess)说过,“只要能够提高他的正手,他愿意吃下一只老鼠。”KP兴奋不已。从温布尔登单打资格赛中杀出的贝克尔,又接着在正选赛第二轮打败了尼日利亚球员奥迪佐(Odizor)。贝克尔的第三轮比赛在有着“冠军坟墓”之称的2号球场举行,他面对美国球员比尔·斯坎伦(Bill Scanlon),但贝克尔在第四盘比赛中摔倒并扭伤了脚踝。因为严重的韧带拉伤,他被担架抬出了球场。
 
当天晚上,KP和我在格罗切斯特酒店的酒吧询问贝克尔的教练冈特·波什(Gunther Bosh),他的孩子怎么样了。波什主动把房间钥匙递给我们说:“你们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我们原以为会看到一位被淘汰后的沮丧年轻人,但贝克尔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对缠在他腿上厚厚的绷带毫不在意。我们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抱怨或不快,“看!那是我,那是我!”他兴奋地指着电视屏幕上的当天赛事精华节目大喊着。KP和我会意地对视了一眼,我们都明白,如果这个德国人不成功的话,那么谁还会成功呢?
 
第二年,贝克尔以17岁的年龄赢得了温布尔登男单桂冠,成为历史上赢得这项锦标的年龄最小的球员。
 
和贝克尔一样,大多数的伟大球员都似乎像一声惊雷那样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伟大的女子球员通常在更小的年纪就能够取得突破.......当她才只有12岁时,辛吉斯就参加了为18岁以下球员设立的法国公开赛青少年组女子赛事,毫不夸张地说,球员、教练、媒体和球迷们排着队争相一睹这位天才........当辛吉斯赢得冠军并且在2号球场接受奖杯和鲜花时,最具声名的美国网球评论员巴德·科林斯(Bud Collins),这位总是穿着鲜艳长裤的《波士顿环球邮报》网球专栏作家,正坐在场边。“嗨!施道弗,”他隔着很多排观众冲着我大喊:“这就是你今后20年的‘长期饭票’啦!”
 
然而,罗杰·费德勒的成长轨迹完全不同。尽管人们较早就了解到了他的天赋,但他从未被看作是未来可能统治这个项目的王者。那些从小就认识他的人中,不少人至今仍惊讶于他的成长与发展。“我从未想过他会成为世界第一,他不是超人,他只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又一位球员而已。”费德勒少年时期的一位主要竞争者达尼·施奈德(Dany Schnyder)说道;费德勒的童年伙伴、来自苏黎世的职业球员迈克尔·拉玛(Michael Lammer)也表示:“当他十五六岁时你会意识到他天赋出众,但直到他17岁成为青少年组世界第一时,你才会确信他确实具备成为顶尖球员的必备素质。”
........
没有人会期待罗杰·费德勒能够变得如此伟大,即便在瑞士也同样如此。当他刚刚踏入网坛时,他在正成为女子网坛主要力量的辛吉斯所取得成功的映衬下相形失色;而当他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青少年球员时,小他312天的辛吉斯又正处于事业的巅峰,她在1997年赢得了四大满贯赛事中的三项桂冠,并且独占了中央舞台,特别是在瑞士。当瑞士已经拥有了女子现世界第一球星的时候,人们为什么还要去关注费德勒、一位拥有着天赋以及不确定未来的青少年球员呢?
 
即便在瑞士,人们也很少将费德勒作为一位未来的世界第一来谈论。在一个高山滑雪非常盛行的国度,人们总是对过“高”的期望值心存谨慎。一个新的鲍里斯·贝克尔或是皮特·桑普拉斯已经在日内瓦湖和康斯坦斯湖之间冉冉升起的奇特想法,几乎从未出现过在任何人的头脑中。然而,这对于年轻球员并不是件坏事。相反,费德勒可以安静地成长,而不必生活在父母以及公众巨大期望带来的压力之中。
 
不过,费德勒毕竟还是成长在一个职业网球较具影响力的国家。作为ATP最重要的室内赛事之一,瑞士室内赛的举办地就在费德勒位于巴塞尔近郊祖传的家旁边散步即可到达的地方。罗杰的母亲勒内特(Lynette)曾是这项赛事组织工作积极的参与者,罗杰自己还曾在1994年担任过赛事的球童,13岁的他当年甚至还和吉米·康纳斯合过影。另外,瑞士还诞生过冈特哈德以及罗塞特等著名球星。
 
尽管费德勒并非成长于一个伟大的网球传统国家,但瑞士也并非网球运动的不毛之地。也正因为如此,费德勒很早就认为,一个瑞士人没有理由无法登上网球世界的最高海拔。


全部章节: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引言)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1-5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6-10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11-15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16-20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21-25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26-30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1-35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
 
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

 
 
0
大家都爱看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纪年评价) 【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自传】费德勒的故事:追寻完美(36-40章)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